您的位置 : 首页 > 最新资讯 >

独宠温柔妻(时桑榆司南枭)全文免费阅读by陆声声

时间:2019-09-19 15:56:33独宠温柔妻作者:陆声声

《独宠温柔妻》主角是时桑榆司南枭这是一部虐情小说,由作者陆声声倾情所创,故事主要讲述主人公时桑榆司南枭的凄美爱情故事:权倾京城的太子爷,竟然是时桑榆的金主?!全京城都知道时桑榆心狠手辣,曾因为谋杀亲妹未遂坐牢四年;上流圈子都知道时桑榆不知廉耻,与妹妹的未婚夫纠缠不清。时桑榆最出名的是不知好歹,荣宠之时,她仍流连于各色男人之间。所有人都等着她失宠出丑,然而。太子爷却对她宠爱更甚。五年之后,时桑榆被男人抵在墙角,她冷笑:太子爷,我们早就分手了。墙角一个软萌的小团子撇嘴:麻麻,你有问过我的意思吗?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独宠温柔妻》在线阅读

《独宠温柔妻》时桑榆司南枭免费试读

独宠温柔妻最新章节预览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

第十章 演技爆表

时桑榆跑到楼下的时候,一眼就看见了司南枭那辆柯尼塞格。

她跑到车旁,想要大口大口地喘气,却只能憋着。在司南枭面前,她必须要是完美的。

太子爷,你可以让我上车吗?”车内有些昏暗,时桑榆看不清后座的司南枭的神色。

太子爷……”时桑榆话还没有说完,身为司机的卫清便发动了引擎。

如果现在不把事情解释清楚,下一次遇见司南枭,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!

时桑榆像是不要命一样,跑到柯尼塞格的车头处,拦住车:太子爷,我可以上车吗?”

如果不是卫清刹车刹得及时,那时桑榆就直接会被柯尼赛格各给撞飞出去!

司南枭坐在后座,神色莫测,没有半分动静。后座右侧的车门却是微微打开。

时桑榆立刻坐到了司南枭旁边。车门关上,只听见司南枭不咸不淡的声音:去北园。”

北园,就是时桑榆第一次遇见司南枭的地方。

时桑榆垂头,委屈兮兮地唤了一声:太子爷……”

她才说了三个字,司南枭周身的冰冷气压,像是刚从北极出来的。

时桑榆识趣地没有再说下去。她看得出来,司南枭此时心情极差,她贸然解释,反而会起反效果。

下车之后,时桑榆微微垂头,乖巧地跟在司南枭后面进了北园别墅。

司南枭上了书房,门被锁上,时桑榆只能站在门口。

她叩了叩门,声音柔软:太子爷,可以开一下门吗?”

无人应答。

时桑榆垂下眸子,心里一阵慌乱。所有的抉择权都在司南枭手上。而她,现在除了让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消气之外,什么也做不到。

她就这么垂着眸子,在司南枭书房门口站得端端正正。

十五分钟。三十分钟。四十五分钟……

时桑榆站了快两个小时,书房的门才微微开了一条缝隙。

她顾不得长腿的酸麻,向前一步,声音带着几分惊喜:太子爷,你原谅我了?

书房的门被彻底打开。司南枭站在她面前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。

离得很近,时桑榆能够敏锐得嗅到男人身上淡淡的烟味。时桑榆不是没有见过别的男人抽烟。可是那些男人身上的烟味,都带着几分恶臭。

只有司南枭不一样,闻到他呼吸之间的烟草气息,就让人觉得心旷神怡。

太子爷,今天我是去跟孙总谈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了。”时桑榆解释道。她的目光看着柔软的地毯,白净的脸上写满了乖巧”两个字。

此时此刻,时桑榆只能最大限度表现出自己的乖”,她敢保证,如果她像以前一样奉献美色,绝对会被司南枭从三楼扔到后花园的泳池里面。

——谁让她差点被孙总吃豆腐了!

时桑榆微微抬头,男人眼底里满是阴鸷。

工作上的事情需要这么亲密?”司南枭低笑一声,大掌擒住她纤细的鹅颈,微微一用力,时桑榆便感觉到呼吸困难起来。

不说话,是不是代表编不下去了?”

时桑榆被迫直视着司南枭狭长的眸子。里面的愠怒,让时桑榆微微心惊。但是转念一想,有怒气,就说明她在司南枭心中一惊有了一定的地位。

这样想着,脖颈被人掐着的难受感,因为心理作用减少了。

说话。”司南枭的声音阴冷。

时桑榆被掐得难受,张唇:我……太子爷……我没有……”

司南枭掐得那么紧,她怎么说话!就连语无伦次地吐出几个字来,都让她呼吸困难。

她敢保证,如果司南枭再多用一点力,她肯定立刻就会因为缺氧晕过去!

桃花眼里凝着水雾。时桑榆看着司南枭那张阴冷的俊颜,突然觉得心里无比委屈。

如果不是时新月订婚对象是司南枭,她至于这么低三下四地勾-引这个男人吗?

似乎是看见她眼中盈盈的水光,司南枭放开她,薄唇却是凑上她的耳窝:滚。”

说完之后,转身便进了书房。

时桑榆好像没有听见司南枭的话一样,轻巧地通过缝隙钻进了书房,目光跟司南枭相对,猫瞳弯成月牙状,太子爷放心好了。桑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。”

她隐隐约约感觉到司南枭身上冰冷的寒气稍微收敛了一遍,便又立刻柔声解释道:我跟孙总真的是谈生意。有太子爷的青睐,我怎么会多看他一眼?”

时桑榆可不敢直接明说她跟孙总谈的是林婉书的遗物。如果她说了,不保证司南枭会联想到她跟时新月的仇怨。

身为时新月的未婚夫,这种事情,司南枭潜意识里应该会偏向时新月。反而会增加对她的不喜。

听到她的话,司南枭薄唇一扯,笑容仍然带着淡淡的寒。

时桑榆不知道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到底是几个意思。她眨巴着眼睛看着他,眼底里自然而然地聚起了朦胧的水雾:太子爷还不相信我的真心吗?对,或许以前很多人,都是打着爱的名号,事实上贪恋却是金钱与地位。”

说到这里,她顿了顿:但是桑桑对太子爷是真的一片衷心。太子爷阅人无数,还看不出桑桑的心思吗?桑桑对天发誓,从接近太子爷开始,桑桑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够得到太子爷的喜欢,其他的一无所求。”

说到最后,桃花眼里的泪水便不自觉地往下掉。她微微咬着唇,一双水盈盈的眸子看起来分外的真诚。

脸上一片真诚,心里,时桑榆却是在暗自腹诽——她果然有做影后的天赋,这么虚伪的话,竟然能说的如此真诚恳切,眼泪跟不要钱一样往下掉。

不过她说的是真话。她从头到尾要的,都是司南枭跟时家决裂。除此之外,司南枭的钱?司南枭的地位?对于现在一心复仇的时桑榆来说,并不重要。

一边想着,她一边观察着司南枭的神色。

她演得这么卖力,司南枭不打算配合一下吗?

第十一章 相反,他还想弄疼她

司南枭的侧颜线条冷冽如常。狭长的凤眸看着她,眼底深不可测。

以时桑榆现在的段位,还分辨不出他眼中任何的情绪。

所以司南枭到底是信了她的话没有?消气了没有?

时桑榆恨不得把脸贴司南枭脸上,拿着放大镜好好研究一下这个男人的微表情。除了对她表示出愠怒以外,司南枭从来没有透露过半点自己的真心情绪。

两个人就这么互相对望着的,各有各的心思。

那个女人只是擦伤。”

时桑榆突然听见司南枭的声音,低沉又磁性。

……那个女人?时桑榆在脑子里想了半天,才试探性地开口道:太子爷是说李娇娇?”

司南枭薄唇微抿,接着才说:今天你遇见的女人。”

时桑榆:……”今天她遇见的,除了李娇娇还能有谁?但是看司南枭的语气,他好像并不记得李娇娇的名字了。

也对,每天倒贴司南枭的绝色美女这么多,李娇娇不过是其中一个罢了,司南枭哪里能记住。

但是司南枭开口说李娇娇的事情,又是几个意思?莫非是她给了李娇娇教训,司南枭觉得面子上过不去?但是司南枭的描述,分明是觉得李娇娇的伤并不重。

心思百转,时桑榆唇角一弯,带着几分讨好地道:那是太子爷的新欢,我下手当然不敢乱来。”

却没有想到,司南枭的眉眼再次冷了下来,启唇,声音同以前一样,不温不淡:嗯。”

他迈开腿,走到金属办公桌边,卫清送你离开。”

时桑榆脸上的笑蓦然一僵。她又说错什么了,刚才的聊天气氛不是很和谐吗?

她语调一转,声音里染上一丝委屈:太子爷要因为她迁怒桑桑吗?桑桑只是看不惯……”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酸意,当然,是故意说给司南枭听的。

男人薄唇微微一勾,弧度很小很浅,转瞬即逝。

因为他背对着时桑榆,时桑榆并没有看见他脸上的表情。

时桑榆撇唇,白净的脸上写满了不开心”三个字,桑桑就是看不惯她。”

——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她这么演技爆表的人!既然她演得入木三分,司南枭好歹也配合一下啊!

桃花眼死死地盯着司南枭线条流畅完美的后背。她吃醋都这么明显了,司南枭好歹也有点表示行不行?不是说大男子主义的男人,遇见这种情况都会自得吗?

不对,司南枭什么身份,为他吃醋的女人多得去了,估计司南枭早就习以为常了。

想到这里,时桑榆脸一垮。却听见司南枭不咸不淡的声音:去洗澡。”

洗澡……时桑榆贝齿咬唇。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吗?

她深吸了一口气,上前,双手环住司南枭精瘦的腰,声音带着浓浓的撒娇味道:陪我一起。”

男人喉结轻轻滚动,嗓音一哑:好。”

三个小时后,天色正暗,北园别墅二楼却隐约听见女人抽泣的声音。

卧室内,时桑榆趴在柔软的大床上,眼底里满是眼泪在打转。

时桑榆用这样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司南枭,已经足足有十分钟了。

男人心头一软,声音低低:不哭了。”

疼。”时桑榆的声音带着很明显的哭腔,听上去分外委屈。

能不疼吗?她整个人直接摔在了浴室光滑的地板上!

要怪就怪司南枭,如果不是她被折腾得腰腿酸痛无力,怎么都不可能在摔成现在这副惨样。

背上,臀部,还有腿……疼死她了!

男人的大掌轻轻揉了揉她的头:乖。”

或许是第一次安慰人,司南枭的动作和声音,都带着几分僵硬。

时桑榆得寸进尺,用脑袋蹭了蹭司南枭带着薄茧的大掌:太子爷,医生什么时候来?”

要不是为了在司南枭的面前,永远保持着没有任何瑕疵的完美形象,她早就疼得在床上打滚了!

她话音刚落,便听见卧室门口响起卫清的声音:太子爷,林医生到了。”

让他进来。”司南枭淡淡地开口。

门被推开,林枫的脸上满是焦急:太子爷,你的伤口又开裂了?”

没有。”男人言简意赅,俊颜上没有多余的表情。

没有?那叫他来做什么?

林枫的目光落在正以滑稽姿势趴在床上的时桑榆身上。他恍然大悟:这位小姐受伤了?”

时桑榆尴尬地嗯”了一声。

林枫听言后,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司南枭。他是司南枭的私人医生。显然,面前这个受伤了的女人,对于司南枭来说分外重要。

毕竟他还从来没有看见过太子爷跟女人走这么近。

哪里受伤了?”林枫放下手里的医疗箱,公事公办地问道。

时桑榆低下头,脸上火辣辣的,半晌没有出声。

卧室里陷入了诡异的寂静。

林枫看着时桑榆露出的大半张脸,有些出神。容颜绝色,声音温软。少女的青涩娇羞与女人的风情融为一体,怪不得……连不近女色的太子爷都为她破了例。但太子爷不是马上就要跟时家千金订婚了吗?

司南枭将她抱到腿上,时桑榆垂着头,还是不说话。只听见男人声音无温地开口:你哑了?”

我在组织措辞。”时桑榆觉得自己脸上的红晕愈发的明显,就是……屁股那里有点疼……”

林枫神色不变:怎么受伤的?”

在浴室摔的。”时桑榆声音软软的。在跟司南枭有关的外人面前,她都不敢表现得太过,务必给这些人留下一个纯情少女的印象。保不准哪一个人,未来会成为她的神助攻呢?

浴室?”林枫眸子一眯,看向没有关门的浴室。

当他看见被扔在地上的衬衫、长裙,看向司南枭跟时桑榆的眸子里,多了几分了然。

时桑榆顺着林枫复杂的目光看向浴室。几秒钟又收了回来。

好吧,她想要伪装纯情少女的梦想破灭了。

是尾椎骨还是臀骨受伤?”

时桑榆:……不知道。”

她没上过大学,也不是专门学医的,反正就觉得全身上下又酸又疼,哪里会区分这么多?

我必须得确定……”林枫话还没有说话,对上司南枭冷如寒玉的眸子,立刻改口,劳烦太子爷检查一下。”

第十二章 桑桑真是受宠若惊

尾椎。”

那就没什么大碍。”林枫微微点头。

摔了一跤,疼是疼,但休息一会就好了。

司南枭薄唇一冷:嗯?”

……不过还是得涂一些膏药消肿。”林枫立刻改口。从自己随声携带的医药箱里取出一个鎏金银边的药瓶,递给司南枭。

太子爷想要玩情调,身为拿钱办事的下属,林枫不得不睁着眼睛说瞎话。

卫清站在一旁,出声:太子爷,我先送林医生回去了。”

卧室的门被轻轻关上,立刻只剩下了司南枭跟时桑榆两个人。

衣服脱了。”司南枭看着她,眸色无温。

时桑榆红唇一撇,带着几分讨好:能不能不要?”

不要什么?”司南枭的神色冷淡,看着她,似乎是有些疑惑,嗓音却是低哑又性感。

时桑榆张唇,在挑明说跟不说之间犹豫着。

要是说,该怎么说?太直白的话……时桑榆觉得她脸皮还没有这么厚,实在是说不出口。

趁着时桑榆神游天外的时候,司南枭直接把她扔在了床上。大床布置得很柔软,时桑榆直接陷了下去,并没有感觉到疼痛。

司南枭大掌扯开她背部的拉链,刺啦”一声,时桑榆哪怕是不看也知道,背已经完全露出来了。

我刚受伤了。”时桑榆尽量用病恹恹的口气说道。

她今天实在不想再被司南枭来回折腾了。现在时桑榆的腿都在轻轻打颤。

我给你上药。”司南枭的声音,冷清中还带着几分讥诮。

大概是在嘲讽她的自作多情。

时桑榆:……”原来是她想多了啊。

被太子爷抹药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。男人手上带着茧子,粗糙的感觉让时桑榆敏感的肌肤很不好受。她觉得背部肯定已经留下了红痕。

而且司南枭估计是从小锦衣玉食长大的,从来没有做过替人上药的事情,哪怕是刻意将动作放轻柔了许多,也依然让时桑榆疼得龇牙咧嘴。

感觉到男人的手停在尾椎骨处,时桑榆立刻开口:我自己来。”

话音刚落,时桑榆就感觉到司南枭身上的气息稍微冷了下去了一点。

她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。抹药啊!这是司南枭对她难得的温柔,她为什么要因为害羞而拒绝?睡都睡了,不就是抹药吗?

可不可以轻一点。疼。”时桑榆低声说道。

她声音甜腻,司南枭的目光落在她光洁如玉的美背上,启唇:不可以。”相反,他还想弄疼她。

对于太子爷而言,时桑榆的滋味非常的好。 

……”也对,司南枭生下来就是金字塔顶端的天之骄子,从小到大都是被捧着的。这种倨傲的男人,哪里会顾及她的感受?

时桑榆立刻焉了下来,乖乖地趴着不动,任由司南枭给她上药。

几分钟之后,司南枭的动作突然顿住了。时桑榆惬意地眯着眸子,开口:抹好了吗?”

没有听见司南枭的回应。男人的大掌停顿在她大腿上,轻轻摩挲,出声,声音却很冷:在监狱学会打架了?”

不是抹药吗?怎么扯到这个话题上去了?时桑榆想了想,没敢把自己逞凶斗狠的事情全部说出来:有人打我,我肯定要还手啊。”

伤是怎么来的?”司南枭的嗓音,冷得像是京城的深冬。

伤?时桑榆在脑海中回忆了一下,身子蓦然一僵。

她右大腿处有几道极为狰狞的伤疤!

时桑榆回忆着伤疤的样子。深褐色,扭曲得分外可怖。是她刚刚入狱的时候不听话,宿舍大姐大用尖刀划的。

那时候时桑榆软弱可欺,不懂包扎,医药又在宿舍大姐大手里,便没有及时处理。

所以,这十几道可怕的伤疤,就一直留到了现在。

……监狱的时候有人看不惯我,就拿刀给我下马威。”时桑榆低了声音。

她看似是因为回忆起那段不愉快的往事而低落,实际上。时桑榆是在怕司南枭因为这道狰狞的疤痕,对她好感尽失。

天知道司南枭有多挑剔、有多洁癖,大腿上那些伤疤对于司南枭来说,完全不可忍受。

时桑榆这么想着,闭上眼,心底里忐忑不安。

你是傻的,不知道避开?”司南枭掀唇,声音带着几分显而易见的讥诮。

时桑榆垂下眸子,蝶睫在眼睑留下一片阴影,声音不温不火:我不会打架。”

刚入狱的时候,她还是人人可欺,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百花,十几个人围攻她一个,手里还全部都拿着刀。避开谈何容易?

她说完之后,感觉身后男人的呼吸重了几分,也变冷了许多。因为紧张,时桑榆下意识闭上眼,等待着司南枭的下一步。

时桑榆在赌,司南枭会不会因为那些丑陋的疤痕而舍弃她。

只听见司南枭带着嘲弄地低笑一声,声音依然哑得性感,却带着刺骨的冷意。

他将药瓶放在一边,帮时桑榆盖上了被子:好好睡觉。”

时桑榆睁开眼,声音也很低,听不出情绪:太子爷这么关心桑桑,真是受宠若惊。”

这样说着,时桑榆的脸上却是没有半分情绪,淡淡的,目光落在自己乌黑的头发上。

男人没有再应她的话,离开了房间。

听见房门轻轻关上的声音,时桑榆翻身,整个人陷入柔软的床被。桃花眼看着天花板耀眼的水晶灯,突兀地笑了笑。

她还是没能赌赢。司南枭的表现,分明就是厌恶她了。

她坐直身子,抬起头,打量着右大腿上的伤疤。时桑榆冰肌玉骨生得极好,但是那十几道狰狞的疤痕却是破坏了美感。

对于司南枭这种完美主义者来说……的确很难忍受吧。倒贴太子爷的女人多得去了,想找一个漂亮且身体毫无瑕疵的女人,很容易。她这种女人多得去了,并非是司南枭的必选项。

时桑榆这样想着,又重新躺了回去。若是平时,这种情况她一定会追上司南枭,想办法挽回。但是现在,时桑榆突然觉得很累。

从出狱开始,她就时刻准备着复仇。每一分每一秒,都是带着十足的目的性。

她稍微恢复了一点精神,便下床,将水绿色的裙子换上,拿着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。

既然司南枭不想要见她,时桑榆就自觉地离开。

她下楼的时候,站在楼梯口,突然听见奇怪的声音。

时桑榆顿住脚步仔细一听,是楼上书房传出来的。司南枭书房的隔音极好,在二楼能听见声音,说明书房内已经乱得不可想象了。

她听见司南枭好像在砸门,甚至还有玻璃落地碎掉的声音。

时桑榆没停留多久,离开了北园别墅。

《独宠温柔妻》已经全部完结,想继续查看完本小说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《独宠温柔妻》即可查看阅读哦!

独宠温柔妻

独宠温柔妻

作者:陆声声状态:已完结

《独宠温柔妻》主角是时桑榆司南枭这是一部虐情小说,由作者陆声声倾情所创,故事主要讲述主人公时桑榆司南枭的凄美爱情故事:权倾京城的太子爷,竟然是时桑榆的金主?!全京城都知道时桑榆心狠手辣,曾因为谋杀亲妹未遂坐牢四年;上流圈子都知道时桑榆不知廉耻,与妹妹的未婚夫纠缠不清。时桑榆最出名的是不知好歹,荣宠之时,她仍流连于各色男人之间。所有人都等着她失宠出丑,然而。太子爷却对她宠爱更甚。五年之后,时桑榆被男人抵在墙角,她冷笑:太子爷,我们早就分手了。墙角一个软萌的小团子撇嘴:麻麻,你有问过我的意思吗?

在线阅读